食品加工 主页 > 食品加工 >  

对话 陈若琳:不会常常翻金牌出来看,由于太

更新时间: 2021-08-23

  东京奥运的跳水赛场,除了中国跳水梦之队摘金夺银惹人关注,场边坐着的两位“分量级”人物,也成了很多人视线的焦点所在。

  奥运“五金王”陈若琳和奥运“四金王”郭晶晶,是本次东京奥运的一道奇特景致,曾经在赛场所向无敌的她们,如今成为了“裁判的裁判”。

  在这方面,年纪更小的陈若琳比拟于郭晶晶,教训却更为丰盛。里约奥运会撤退役的她,抉择成为裁判,并顺利进入国际泳联跳水技巧委员会。

  东京奥运会,中国女子10米跳台的“三小只”全红婵、陈芋汐和张家齐播种了无数网友的爱好,而很多人对于陈若琳在北京奥运会女子10米跳台决赛逆转一跳的回忆也被勾起。

  作为跳水选手,在更新换代速度极快的女子10米跳台项目,陈若琳冲破了身材发育关,终极在北京、伦敦、里约三届奥运会斩获5枚金牌,成为了小花们学习的模范。

  最近,她和中新体育聊起了曾经的职业生涯和现在的退役生活。

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" src="/uploads/allimg/210823/1252522034-0.jpg" style="border:px solid #000000" title="8月5日,在东京奥运会跳水项目女子10米跳台决赛中,中国选手全红婵466.20分夺得冠军,陈芋汐425.40分失掉银牌。图为郭晶晶(前左)与陈若琳在比赛现场交换。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" /> 8月5日,在东京奥运会跳水项目女子10米跳台决赛中,中国选手全红婵466.20分独占鳌头,陈芋汐425.40分获得银牌。图为郭晶晶(前左)与陈若琳在比赛现场交流。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

  裁判工作

  中新体育:在东京奥运会您跟郭晶晶涌现在场边,许多人理解你们的工作就是给裁判打分儿,能不能先容下你们的工作到底是做什么?

  陈若琳:(运发动)跳下来,会有不同的分数出来,有的分高,有的分低。就这个动作跳下来可能应当是8分,裁判有自己的懂得,或者会给6分或者会给9分,就分差会比较大。

  然后我们就会记载下来,赛后会开会探讨这个分数。其实重要就是治理裁判,然后要给裁判来评分。包含各个方面,赛事的比方说检录、上场,一直到领奖,都会每天有不同的分工。

  中新体育:一些打分名目会呈现争议、被质疑公平,你作为裁判来看如何防止人为因素的烦扰?

  陈若琳:像我们这种打分项目还是实力要强。就是你跳下去没有水花,包括你起跳、空中入水都是那种无比完美的,裁判也不好压你的分,大家也不是瞎。

当地时间7月25日,郭晶晶(中)为施廷懋、王涵助威。当日,东京奥运会跳水女子双人三米板决赛在东京水上运动中心举行,中国组合施廷懋、王涵以326.40分摘得金牌。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当地时光7月25日,郭晶晶(中)为施廷懋、王涵助威。当日,东京奥运会跳水女子双人三米板决赛在东京水上活动核心举办,中国组合施廷懋、王涵以326.40分摘得金牌。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

  中新体育:您和郭晶晶这一次一起作为裁判,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特别的交流吗?

  陈若琳:她有给我看她儿子跳水,然后她女儿拉小提琴,特别可恶。

  中新体育: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好喝吗?

  陈若琳:(笑)立秋的那天,我说:“哎呀,今天立秋了,应该要喝奶茶了,但是喝不到奶茶。”郭姐说这是个啥意思呢?我说就是一个梗,就破秋当天要喝一杯奶茶,她说那我给你做一杯,我说好。

  但是我们那儿休息室又没有奶又没有茶,我们就用那种倒在咖啡里的那种奶精球,用泡的那种茶冲一个,加一点儿糖。

郭晶晶和陈若琳。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郭晶晶和陈若琳。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

  重回奥运

  中新体育:这回在东京奥运会做裁判,现场有没有对哪几场比赛印象比较深刻?

  陈若琳:其实我觉得每一场比赛还都是印象蛮深入,因为我们队有几个大姐姐,像施廷懋,这是第二届。我跟施廷懋认识非常久了,这一路就特殊不轻易,她拿到冠军,就很为她觉得自豪。

  有多少个小友人也是今年加入的第一届奥运会,就感到咱们中国跳水队还是人才济济,仍是有良多人可能始终在赛场上,而后给大家来浮现一个十分完善的表演。

  中新体育:奥运会的时候10米跳台的“三小只”尤其全红婵受到比较大的关注,她在决赛有三跳是满分,当时看完这场比赛的心境是怎么样?

  陈若琳:我认为还是蛮冲动的,因为她训练程度就很高,像竞赛的那些动作,我们在练习中也常常能看到。

  我们这个项目就是自己跟自己比嘛,在大赛中,尤其是像她第一次参加奥运会,能够把平时的训练水平给跳出来,她的心理素质还是非常好的。

  比赛当天我还在想,千万没关系张,平时训练水平跳出来就行了,她第一次参加(奥运会),可能心理压力没有那么大。

8月5日,东京奥运会女子10米跳台决赛,年仅14岁的全红婵在比赛中三次跳出满分动作,凭借优良的施展夺得金牌。全红婵也是本届奥运会中国代表团春秋最小的运动员。

  中新体育:跳台运动员要有一个发育关,你最难得的是奥运5金王一直是跳台项目,没有因为发育转跳板,对现在三个小妹妹可能立刻面临的发育关,你有什么倡议吗?

  陈若琳:还是要把持好体重,尤其是我们这个项目,体重长短常主要的,一开端发育,身体各个性能就会降落,这个时候再一长胖就会很容易受伤。

  然后我们这个项目又很快会出新人,一年两年就会出一个,所以盼望她们可以保持好体重,坚持好自己的竞技水平,愿望下一届还能见到她们。

  中新体育:这届奥运会在跳水赛场也会有一些网友们所谓“炸鱼”的情形,也有一些调侃。然而你们坐在场边看到这样的场景,是会想到本人的阅历吗?

  陈若琳:外行不太懂,他们摔下去觉得很搞笑,但是其实我们是知道的,摔下来非常疼,会觉得比较疼爱(运动员),会有共识,想到自己摔下去的感觉。

  我觉得大家还是不要笑话(运动员),因为每个运动员都不容易。他的心坎会非常烦恼、非常疼痛的,这时候外界人再笑他,就会很难过。

8月7日,东京奥运会跳水比赛全部结束后,中国跳水队集体合影。中国跳水队在本届奥运会取得7金5银的佳绩。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8月7日,东京奥运会跳水比赛全体停止后,中国跳水队群体合影。中国跳水队在本届奥运会获得7金5银的佳绩。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

  职业生活

  中新体育:其实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,您也很小,能回忆回忆那时候吗?

  陈若琳:(笑)那我得回忆回想,究竟是13年前了。因为当时也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,也不太懂,就觉得是一场比拟大型的比赛,也没有过多的去觉得这是奥运会。

  比完赛之后才觉得——本来这是奥运会呀。就因为太小了,不太理解奥运会的意思,所以就没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,不会说在赛前或者最后一跳之前有那么多的心理累赘,实在就是把训练水平做出来。

  中新体育:当初看东京奥运会,感到跟那个时候有什么不一样的见解了吗?

  陈若琳:就现在突然我也是偶像了,以前我也爱好很多人,像郭姐(郭晶晶)像伏明霞呀,现在忽然大家都说向陈若琳学习啊,感觉我也是偶像了。

  中新体育:东京奥运会施廷懋最后一跳之后在泳池边大哭,您是不是特别可以理解她当时的感触?

  陈若琳:对,因为她的赛前状况,异常像我16年的时候,就是有一点儿“没感觉”的这种感觉。我们练的太多了,已经变成肌肉记忆了,但是我们自己的动作就是已经不会跳了。

  所有动作就跳不下来,又加上年事在这儿,要克服非常多的难题,特别不容易,就感觉(施廷懋)特别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。

中新网记者 杜洋 摄" src="/uploads/allimg/210823/12525245G-4.jpg" style="border:px solid #000000" title="2016里约奥运跳水女子双人十米台,中国选手陈若琳/刘惠瑕以354.00分获得冠军。这也是陈若琳收成的第五枚奥运金牌。中新网记者 杜洋 摄" /> 2016里约奥运跳水女子双人十米台,中国选手陈若琳/刘惠瑕以354.00分获得冠军。这也是陈若琳收成的第五枚奥运金牌。中新网记者 杜洋 摄

  中新体育:施廷懋曾经说她有过相似抑郁的情况,您是不是也碰到过类似的情况?

  陈若琳:我当时16年也是特别特别艰苦,因为那会儿我颈椎受伤了,非常重大,有可能就会退役。假如我说不跳,那确定就不行了,包括年纪问题,然后动作跳不下来,又加上伤病,就那段时间挺抑郁的。

  天天也是挺苦楚的,一想到今天要跳那种自己不能跳的动作就很好受,就是我也不晓得怎么战胜,就一每天这么混从前了。

  中新体育:真正决议退役的那一刻,是不是也会有不舍得的感觉?

  陈若琳:其实我也没有觉得不舍,就是觉得终于能够不用出早操了。因为我们每天训练很早就起来,早上六点就要起来,(退役后)终于不必出早操了,可以睡勤觉了。(笑)

2016里约奥运跳水女子双人十米台,中国选手陈若琳/刘惠瑕以354.00分取得冠军。

  退役生涯

  中新体育:您有北京、伦敦、里约奥运会的金牌,平时都是怎么珍藏金牌的?

  陈若琳:就是放在家里呀。

  中新体育:会偶然拿出来看看吗?

  陈若琳:也不太会,由于就是太多了。(笑)

陈若琳在东京奥运赛场。受访者供图。

  中新体育:除了国际泳联的工作之外,自己还有哪些职业计划?

  陈若琳:现在在做教练,在国度队做教练,我觉得做教练好辛苦啊!当时不太能理解教练,后来做教练之后特别想跟我的教练说一声,辛劳了。

  中新体育:有不往其余方面跨界的主意呢?

  陈若琳:没有,我在体育圈儿这个跳水的行业蛮开心的。因为我们运动员都还是比较单纯的,运动员的个性也都是蛮直率的,不会藏着掖着,平时能交到很多真心的朋友。

  而且在这个圈子里面也意识的朋友比较多,所以在体育圈还是蛮好的。

  (作者 王昊 张素)



【编纂:孙静波】